城市再生进行时 Beijing Design Week 2016

北京国际设计周应该是世界上最独特的设计周,

与米兰、伦敦、巴黎,甚至上海的设计周、

设计展相比,它更像是一场以设计改造城市

为主题的运动或实验,在首都北京这块规模巨大的

实验田上,紧扎土壤,顽强生存。

张轲带领标准营造建筑事务所由大栅栏开启了持续至今的“胡同微更新”项目,“微胡同”位于杨梅竹斜街上,传承了胡同文化带给人的亲近感,并用高低错落的空间增强其实用性。


相较而言,北京设计周时间长达两周,商业味儿要淡得多,建筑(architecture)比设计(design)占据了更大的比重,这与当代中国建筑发展先行于产品设计有关,也体现了设计周的实验性与包容性,是它有意思的地方。在内容上,北京设计周也一直强调可持续性和永久性,它不希望展台一撤戏就唱完了,比如老城胡同四合院改造,最初从大栅栏发端,如今已蔓延至白塔寺及什刹海区域,即使在展览结束之后,那些试点改造的院子,每一天也在继续发生着变化。


在北京的城市建设中,老城再造是个重要命题,“更新”与“再生”项目也因此一再成为设计周的重头戏。最初,主办方邀请一众国际大咖空降大栅栏,带来的更多是概念空间及实验装置,有视觉冲击力和启发性,容易引起媒体关注度,实际可行性则相对较弱。7年下来,我们发现,北京设计周已经不再强调国际化噱头,本土建筑设计力量及长驻中国的国外设计师、事务所上升为中坚力量,他们对本地问题更感同身受,设计语言和品质依然国际化,但更容易落地本土。


每一年北京设计周都是全城皆展,不少人抱怨主题不清,组织无序,这一点尚待改进。从积极层面讲,它让普通人有了全方位接触设计的窗口。不管你是在旅游景区逛胡同,还是在时髦的三里屯购物,或在798凑热闹看画展......北京设计周的影子就这样无孔不入地渗透进去了。老百姓可以近距离耳濡目染,感受设计的魅力,可以一次性饱览中国当代优秀设计师的作品,而年轻设计师可以借着这个平台较快打出知名度,无论是大栅栏劝业场的“心中势”展,抑或是家天地DomusTiandi“聚艺”联展,都是很好的例子。


白塔寺


老城改造升级版


夺人眼球的彩旗让之前不起眼的白塔寺社区


变得“出挑”。海内外设计力量积极参与的老城改造


看起来洋气,初衷却朴实、真诚,希望以长期的努力


激起老城自发、有机的再生活力。


从上至下从左至右:英国工业设计师、中央美院访问教授Ben Hughes指导学生宫一宁、毛楚容合作设计的“书法”直饮杯,被德国Nachtmann公司挑选为产品原型并投入生产(图为宫一宁);Atlas合伙人Ahti Westphal;临界工作室合伙人Nicola Saladino;Atlas合伙人周贞?;LCD事务所合伙人赵力群、徐丰;Atlas合伙人Catherine McMahon;荷兰设计师Casper Notenboom展示他手工制作的“增减”系列压缩背包;“白塔寺再生计划”项目创意总监毕月。



北京设计周期间,拥有赏白塔最佳景致的宫门口菜市场露台,被法国艺术家Yann Toma布置成绿意盎然的公共空间,成为“人力绿能”装置展的大舞台。



LCD事务所在胡同里搭建了“世界学院实验室”,作为集结新科技、新理念的世界学院技术平台,为未来的设计手段探索更多可能性。VR技术与BIM建筑信息模型相结合,可以让使用者在虚拟现实中身临其境地建造模型。





染坊 当代设计激活老手艺



在同期展出的其他项目中,Atlas事务所的“染房”提供了一种新的角度。3位合伙人Ahti Westphal、周贞?和Catherine McMahon都是建筑师出身,但时常跨越到其他设计领域,致力于研究和激活传统工艺。在往届设计周中,他们就曾参与过大栅栏领航员计划,与在地手工艺人合作,以传统铁艺设计现代灯具。“染房”展示的是他们基于黔东南侗族亮布进行的当代思考,他们用这种珍贵手工织布设计抱枕、购物袋,甚至折叠椅和马扎,并邀请当地妇女来北京参展,这对仍处于男尊女卑社会体系下的她们具有思想解放作用,也让当地日渐式微的手工织布借着设计周的机会焕发出新可能。



在Atlas事务所的“染坊”大厅里,摆放着贵州侗寨妇女手工染制的条纹布、亮布做成的精致抱枕。




“染坊”的一个展览空间悬挂着“牧梭人家合作社”在24节气不同温度下染制的有深有浅的靛蓝色,夏天的蓝色偏灰,秋天的深蓝色饱和度高,直观展示了传统手工艺与自然之间的紧密关系。





临界事务所改造的宫门口菜市场成为兼具礼堂、展厅、工作坊功能的“世界学院”主场。建筑师Nicola Saladino回收了菜市场原有的红砖、木板、塑料布并加以重复利用,又用带有导览功能的霓虹灯带赋予空间未来感。


白塔影院 小院儿的另一种想象


初秋夜晚,大屏幕上播放的老电影,吸引胡同居民与游客、成人与儿童共同参与,白塔影院将现今已然个人化、家庭化的观影行为再次还原成记忆中热闹的“大院儿放映”式体验。




在设计周期间,由法国建筑师Benjamin Beller创立的BaO建筑设计工作室,将一个四合院改造成一座临时电影院。这里举行过儿童工作坊,播放过儿童电影和纪录片,邀请孩子们加入其中进行实验演出,还举行过建筑演讲“。露天影院”,这种渐渐无处可寻的旧日空间,它的回归给院落改造提供了一种新的想象。它是一个开放的文化平台,在这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它也是一个充满相遇和集体互动的场所。它制造相遇的时机,使得老胡同里的居民和参观者可以共同参与到与城市相关的讨论中,欣赏文化表演,参加老少皆宜的创意工坊,观看纪录片和多媒体作品放映。


经建筑师改造的几个院子,并没有用来干巴巴地


展示变身后的结构空景,而是作为展厅、杂志工作坊、


甚至是能够安静度过整个下午的图书馆,


有温度地落地社区,与人产生互动。


初秋夜晚,大屏幕上播放的老电影,吸引胡同居民与游客、成人与儿童共同参与,白塔影院将现今已然个人化、家庭化的观影行为再次还原成记忆中热闹的“大院儿放映”式体验。



“ECAL瑞士平面设计展”位于建筑师徐甜甜为白塔寺院落改造设计的“盒院”一层。



这是直向建筑的创始人董功为白塔寺院落改造设计的“混合院”的木质模型。“混合院”也是“白塔寺印刷俱乐部”的大本营。熔岩设计事务所在这里发起了杂志工作坊,打造了一本“事儿多杂志(LAWAAI Magazine)”


“荷兰最美的书”展览位于“盒院”二层,这是一个鼓励参观者翻开书页浏览阅读的友好展览。


鲜艳的彩旗给灰色的胡同渲染了一层亮色,好奇的参观者们手持地图寻摸而来,胡同里的大爷站在街头向参展方直接发表着意见......与地处热门旅游景区的大栅栏街区和什刹海社区相比,白塔寺社区显得冷清多了,除了那座古老的白塔和鲁迅博物馆两个景点,这片社区还从来没有像设计周期间这么热闹过。金融街不过一街之隔,再多繁华却与这里毫无关系。


情况随着“白塔寺再生计划”的介入正在发生变化,这是第二年。担任北京国际设计周创意总监将近4年时间的毕月(Beatrice Leanza)已将工作中心转移至白塔寺,出任项目创意总监。她表示:“白塔寺再生计划不是一次临时作秀,它已经确定了3~5年的长期发展计划。”她把一批一直以来合作的海内外优秀设计师也带到了白塔寺,包括临界工作室、山寨城市机构、标准营造、LCD事务所、Atlas工作室等。这批人此前大多参与过“大栅栏更新计划”,积累了不少胡同改造的成功经验,也遭受过项目夭折的磕磕绊绊。


“白塔寺再生计划”有备而来,倒像是“大栅栏更新计划”的升级版。它的框架更清晰,核心引擎是“世界学院”,一个前所未有的国际化研究和教育机构,以设计和城市为中心,以白塔寺为实验基地,希望推广至中国其他城市乃至全世界。今年,“世界学院”暂且只有一个临时场地??经过改造的宫门口菜市场。时间紧、成本低、难度不小,但临界工作室合伙人Nicola Saladino表示正好可以放手一搏。他认为菜市场空间本身已经够有看头,用不着大费周章,只以霓虹灯光装置赋予空间抽象意义和未来感,并且起到导视作用;菜市场档口则被改造成摩登展台,光滑的水泥台面与粗糙的墙面形成鲜明对比,当代感十足,而展台和凳子都可以回收。几周前还空荡鄙陋的菜市场,一下子成了炫目的剧场,这就是设计之魅力的最好证明。开幕、沙龙和工作坊纷纷上演,围绕城市设计的前沿概念、实践及各种模型被展出,需要花很长时间慢慢琢磨。对原住民来说,因为场地亲切,他们穿行于其中,好奇地四处打量,孩子们甚至把它当作了游戏空间。



什刹海

重塑文化气场

这是建筑师们对什刹海旧城

更新的一次集体思考,

既要从功能性上满足

未来胡同高密度的居住需要,

也要将逐渐失落的

老北京文化气场重新聚合。


建筑师刘克成主持改造的金奖胡同5号院,进门处的这个艺术装置让不同角度反射出的镜像与照片里的黑白影像穿插在一起,如梦似幻。


张轲带领标准营造事务所改造的金奖胡同7号院,团队对于“集成室内模块”的研究成果终于可以运用于此。




负责金奖胡同7号院改造的项目建筑师Stefano Di Daniel与Epp Jerlei。他们会在设计周之后继续对这个院子进行改造,强化建筑结构、考虑供暖保温等,让它在未来更加实用。


四院记 把自然找回来

建筑师王维仁过去几十年来做的设计很多就跟四合院概念有关,他说他是绝对的人本主义者和自然主义者。“我们生活在城市里,资本越来越大,建筑越来越大,功能越来越复杂,但我们人还是一样大,我们站起来需要的基本空间是2米×2米、高3米,这个空间没变,太阳没变,风没变,我们对材料的触感没变。城市生活最大的问题是与自然的疏离,我想把自然找回来。”他在苇坑胡同14号院的“四院记”项目,以宅基地上的两棵大树、两堵院墙和两个三开间建筑为起点,探讨当代北京胡同4种院落的空间原型:四盒院、游园院、高低院和四院合。设计周期间的展览是与理想国合作的一间临时书店,大树洒下绿荫庇护着小院子,有人在专注地读着什么,确有一种诗意栖居的意味。


曾经被多户人家共用

挤占的杂院恢复了“院子”

本真的概念,也还原人们

从前对于自然、地气、能量

灵敏的触觉与向往。


建筑师崔彤改造的在园十分有意境,设想中这里可以有一位具有影响力的主人“住持”,吸引同好前来拜访,共同创造出一个文雅气场弥漫之地。



建筑师王维仁是香港大学建筑系教授,他的背后是为苇坑胡同14号院改造最初设计的4个不同的概念模型。他对于院子有着很天然的情感,改造起来灵感自然流露。


苇坑胡同14号院是什刹海9个院子改造后生活气息最为浓厚的,在这些洁白的院墙背后,是温馨的读书角落和沙龙空间。


苇坑胡同14号院是什刹海9个院子改造后生活气息最为浓厚的,在这些洁白的院墙背后,是温馨的读书角落和沙龙空间。



日本设计师青山周平站在他改造的乐春坊1号院A1户型里。



乐春坊1号院有6个不同的户型,由5组建筑师共同设计完成。建筑模型也能展示建筑师们在探索小户型空间可能性方面的想象力,通过合理错层,最大限度地利用纵向的余地。


乐春坊1号院的室外公共空间,保留了青砖灰瓦的胡同古朴风貌。


寻找在园时,我迷路了,在柳荫街上兜了两圈,最后只好停下自行车,向路边两位闲聊的北京大妈问路,其中一位问我:“你手里拿的什么地图?好多人都拿着。”看样子她已经好奇很久了。我把“遇见什刹海”的展览地图给她看,一边跟她解释说这个区域有些胡同院落正在进行改造。她拿着地图找了一遍,“没有我们的胡同哦”,语气里透出些许失望。


当我找到位于东煤厂胡同的在园时,该项目执行建筑师赵迎(任职于崔彤建筑研究所,崔彤是在园主持建筑师)向我提到两个小插曲:“我们试过晚上12点沙子运不进来,110也介入了......展览开幕之后,有位大妈一天来了3次,她说看不懂什么意思,我连着跟她讲解了3遍。改造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老百姓的不理解和不信任,他们担心这块土地会遭到破坏。其实,他们才是胡同的主人,他们对发生的一切有知情权。”


胡同改造并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从后海、南锣鼓巷、鼓楼东大街、五道营到杨梅竹斜街......将四合院改造成酒吧、餐厅、商店等已经成为一种固定商业模式。能否找到一种新模式,让改造后的空间更多地服务于在地居民?在园是“遇见什刹海”9个试点改造院子之一。这9个院子均由国内知名建筑师主持改造。因为时间关系,它们被分为两个阶段呈现,在北京国际设计周期间,观者能看到的是一个临时性展览及未来的整体规划。在园的临时性展览看起来颇为接近它未来的气质。光、树、镜子、画作、装置、走过的人影......各种反射和投影使人着迷。


赵迎说:“它是一个关于时间和空间的存在,一个很‘虚’的院子。实用主义当道,但我们就是要‘务虚’,在这里寻找什刹海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什刹海过去有很多王府、寺庙,如今,王府只剩空壳,寺没了,只剩庙,只有烧香的地方,没有大家共同研读学习的地方,文脉断了。我们想重建这样一个场所,它能够承载天、地、人、神。我们的设想是,它将是一个立体院子,由一个文化机构负责运作,邀请不固定‘主人’入驻,他们具有精神感召力,就像旧时孔子、老子以游学方式散播文化与能量。负二层作为居所,负一层是餐厅,首层是一个开放式花园,主人也可以在这里讲学,所有老百姓可以自由出入,与‘主人’交流。”这是一个听起来令人神往的空间,而它也在寻找着最适合的运营机构。


将什刹海社区的试点院子往公共文化空间方向改造的不止在园。刘海胡同24号院本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杂院,柯卫希望将它变成北京最小的胡同剧场,他将非承重墙拆除,让空间变得开阔、通透,设计周期间这里还上演了迷人的巴赫组曲音乐会。刘克成负责的金奖胡同5号院将成为胡同居民自我管理的社区图书馆,由政府图书馆免费向居民提供图书,老人和孩子可以在这里讲故事、自由阅读。它同时也是一间民宿,游客可以住在这里,深度体验地道的胡同生活。


大栅栏

设计发芽 再探索

北京设计周第一个扎根的大栅栏,

正在潜心摸索一条令新设计

可以在老社区生根发芽的新路!


广州设计团队本土创造带来他们用建筑废材打造的“砖造”与“管道造”系列家具。新系列“粪造”则是他们提取藏区的高原牦牛粪便制成的家居用品,吸引了不少好奇的参观者。



建筑师出身的年轻设计师张器安带着自己的品牌“?有匠造”亮相劝业场“心中势”展览。他专注于实木家具的设计与制作,做起家具来富有建筑体量感。除了参加设计周,张器安还将在宋庄开设自己的展厅。



在劝业场旁尚未正式对外开放的“北京坊”,著名建筑师仲松受邀为设计周带来了一场生活概念展,以仲松创办的“天物”品牌的部分家具、诸多艺术收藏品和生活用品构建出写意的场景,这也是仲松对于新精英文化的诠释。


新砖集 灵活青砖模块

在胡同闲置的老房子里举办展览,对于很多设计师和艺术家来说,如何进行陈列是一大问题。以“内存再设计”著称的设计师魏明辉尝试用“物尽其用”的思路来解决这一问题。今年设计周期间,他载着1100块青砖来到大栅栏的杨梅竹斜街,不用任何黏合剂和额外构件,轻而易举地搭建起一场名为“新砖集”的展览。魏明辉预设了适用于墙面展架、灯架、桌面等用途的青砖模块,可以简易拼接出适用于各种空间的临时展览陈列结构。经过这次首度亮相,魏明辉计划接下来尝试仅用300~500块青砖搭建出40~50平方米空间需要的桌面、展架、灯架等临时展示结构,从而节省运输和人力搬运成本。“新砖集”这样的模块化设计大大方便了人们在闲置空间内举办展览,可循环利用的青砖也环保、节约。魏明辉期待接下来会有机会与品牌合作,为临时性新品发布添上“新砖”。



站在“新砖集”展览入口处即可感受到新砖与老房的和谐结合。




“新砖集”的设计师魏明辉在展览现场为大家解释他的最新构想。



798、751D?PARK

创意工厂

矗立于751老厂区的雾霾塔,

净化出周边洁净的空气,

也拖住参观者的脚步,

成为设计周期间的中心小广场。



雾霾净化塔是目前世界最大的空气净化器。它的存在强化了751园区这块开放绿地的实用性,也成为一处地标性装置,吸引许多游客在此集合、等待、歇脚。